起名什么的好麻烦啊w

垃圾写手,发文随缘。

转发这个黎簇,接下来的所有考试你都会超常发挥

点个小红心也可以的😶

(bushi你这个骗红心的家伙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污染tag了🧎‍♀️

你一个马上就要考试的垃圾写手在这瞎p什么神似qq空间的东西🌝

(不过还真是我自己p的,不是网图)

还是祝大家(包括我自己哈哈哈)金榜题名,去自己想去的学校!!!!!


作为一个秦昊的粉丝,我膨胀了。

最近《隐秘的角落》搞得我产生了一种秦昊要红了的错觉x

不过秦昊真的好适合演这种衣冠禽兽、斯文败类x

(这话怎么这么像黑粉说的)

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张东升会成为邪簇邪衍生cp豪华大礼包中的一个新品👍

(求求各位姐妹们不要在评论里提到秃头......)

求助!!!

占tag非常非常非常抱歉!!!


我就是个傻b🙃🙃🙃

上个星期因为学习方面的原因删掉了lofter,然后第二天(对是的没错就是第二天)我就收到了lofter下架的消息。去Apple Store一看,md果然没有了。

不幸中的万幸是我的旧安卓手机上还有lofter,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还可以发这篇文章🙃

求助一下我现在应该怎么办!!!用苹果手机在百度上找安装包试过了,全部显示“目前您所在国家或地区尚不提供此App”;用安卓手机下载安装包倒是可以,问题是安装包转移到苹果手机上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😶,百度网盘显示该文件“请用其他App打开”???;用换机助手试图把lofter转到我现在的苹果手机上来显示无法连接到iTunes Store(tmd这不是个看电影的App吗🙃)

总之我傻了,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删App,你不知道哪天它就没了🌝

(ps:实在没办法也没关系,我还有安卓手机可以上lofter,还是可以发文的)

谁能想到写这些字的纸其实是一张数学试卷呢🙂

p1出处陈雪燃演唱的沙海主题曲《大漠经》

都给我去听!

p2出处是我自己写的文《关于黎簇》

都给我去看!(说真的还是算了吧哈哈哈)

暴雨倾盆

不要在意为什么烟不会被雨淋灭🌝


夜是浓黑的,不知是谁失手打翻了墨水瓶。雨是密的,一张雨线编成的网幕布般笼住夜不归宿的人们。

黎簇坐在他那辆皮卡的车头上抽烟,幽暗的背景中突兀地亮起一点红光。他只是坐着,什么也不做,任凭雨水顺着领口溜进衣服里。平日里不安分的头发现在伏在额头上滴着水。T恤紧巴巴地贴在背上,黏黏糊糊地勾出瘦削的线条。水珠如豆粒般在他的身上放肆地滚动,形成一块水膜,再汇进地面上的水流,通向暗无天日的下水道。

雨下得疯了,黎簇也疯了。他隐没在黑暗里,从水里捞出来般的样子像某个无人问津的现代雕塑。他永远适应不了空气中饱和的水汽,灵魂属于沙漠的他在这样滔天的大水面前像一条溺水的鱼。

驼背、低头、眼神涣散,黎簇活生生的一只丧家之犬。身体无意识地抖着,嘴唇发紫,眼底泛起青灰色,明天烧进ICU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他累了,极好面子的黎小爷便在雨夜的庇护下躲藏起来喘息半日。

水波起了涟漪。雨停了,雨声却没停。黎簇抬起眼皮,看见吴邪湿透的衣服和举在自己头顶上的伞。

他动作僵硬地把烟摁灭。笑着,疯癫得很,嘴角像是被撕开的白纸。声音像是沙漠里呼啸而过的热风:“吴老板晚上好啊。”

吴邪看着他,脸上是一种愠怒和无奈纠缠的复杂神情:“我不想再多第十八道疤。”

黎簇还是笑,抬起手向他展示左手小臂。夜色下隐隐约约看出来一道带着水光的疤,那比吴邪身上的任何一道都更张牙舞爪。

“吴老板,第十八道疤在这儿呢。”


点个小红心再走吧❤️

高不可攀

“与己无关,高不可攀。”

短小的意识流垃圾


当时我正站在堂口的后院抽烟,眯起眼睛看那被阳光笼罩的树。

密密地堆叠起来的叶子是阳光的筛子,被风带动着晃着,细细地把光揉碎,抛弃亮得刺眼的,除去暗得无光的,只挑出刚刚好的几束,暖融融地照着。光碎成一瓣一瓣地投在树叶上,那黄绿相间的珠帘柔和地晃动着,像金黄色的鱼鳞在水里游动。耳边的沙沙声是细刷在摩挲着耳膜,舌尖上也漾起一点美丽的甜。好像心一点点沉下去,沉下去,除了这树之外的一切都是索然无味的白水。它给人以希望、阳光、温暖,总之是一切让人愉悦的事,暂时地蒙蔽那抹不去的黑。

我听见走过来的脚步声,不是那几个造假账的,是吴邪。

吴邪慢悠悠地走近,四下看看:“你这还有院子呢,蛮好。”

我不想接他的话,想着你那吴山居的院子比我堂口还大。“吴老板怎么来了?我这小地界儿可是再也没什么宝贝了。”我吸了一口烟,故意把雾吐到他的方向。

“你真就打算一直干这行了?”

“那还能说退就退?您不也从您那世外桃源出来趟我这浑水了吗?”我把烧了半根的香烟在脚下碾灭,任由泥土把我的皮鞋弄脏。

“刚才忘了灭烟,我可不敢惹您家那尊大佛。”

吴邪有点着急的样子:“我和小哥不是你想的那样,其实我......”

我不想听他接下来的话,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保质期的,迟到的话我想不如烂在肚子里。

“你知道吗?去年你那第八个受害者来找过我。”我慢慢地说着,完全无视吴邪说到一半的话,“他问我你在哪里,我没说。我也是真的不知道你在哪里。我劝他回去,拿着你给他的几十万好好过。”

“你猜我最后跟他说什么?”我抬头,看着那高处的镀着金的叶子被风吹落,“吴老板这人那,高不可攀。”


点个小红心再走吧❤️

🔝置顶!

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:我所有的文有没有后续都是随缘,看我的脑子给不给我面子,能不能脑出来合适的梗🌝

一般是把文在备忘录里码好之后等放假一起发,所以会时而高产时而闭关修炼。

谢谢喜欢!!!

(置顶会看情况有后续更新的)

是《那天》和《一支烟》的后续!是甜的!!!

前文可以点合集。


吴邪他们的习惯是每天泡脚养生。胖爷问我要不要一起,我不想去凑这个热闹,就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我还年轻。

吴邪把我带到他临时收拾出来的一间屋子里,我这才知道原来雨村不是像人家传的那样只有两间房。我问吴邪你不是早就给我发信息了吗,他心虚地偏过头去,眼睛躲着我,说我以为你不会来。

我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信号的地方,打开手机看到微信里都是群发的祝福短信。我给苏万回了消息说我在雨村,又随便复制粘贴了几条给别人发回去。盘口的群里一直在发红包,我安静窥屏,最后想了想还是发了个两百块钱的红包,看着手下们一排“谢谢黎爷”飞快地闪过去。

我听见铁三角在外边唠嗑,嗡嗡地不知道在说什么。我不想去听,也实在是听不懂他们之间我永远无法插手的对话。

我倒在床上发呆,望着房间里的天花板。想不通为什么吴邪过年只请我来。屋外突然传来放鞭炮的声音,我这才想起来原来雨村不像北京那样禁止燃放烟花爆竹。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滚雷似的,像是有一颗颗珠子在撞击着我的耳膜,这声好多年没听过了。

打开手机看看,刚刚过了十二点。

今年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呢?我不想许一个刁难老天的愿望,说不定他老人家一生气连吴邪的面都不让我见。所以我像一个卑微的信徒,只希望新的一年我能多看几眼吴邪。

等鞭炮炸完我就准备睡觉,却发现自己忘了带安定。

算了,出去走走吧。

漫无目的地闲逛着,我到了后院。没想到吴邪正站在那里,嘴边一点火光。我愣了,快步走到边上,发现吴邪真的在抽烟。

“你怎么还抽烟?张大神不是管着你吗?”我问他,还记得之前张起灵看我的眼神。

吴邪抬眼看我,慢慢把烟从嘴里拿下来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,莫名其妙地性感,“一年就这么一根他不管。”

农村里的月光好像就是亮些,我俩身边没有任何光源,全靠天上那轮明月照着我也能看清吴邪的眼睛。

一根烟烧完,他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,侧过身子来看我,说:“你还有烟吗?”

我从兜里掏出一包烟,抽出一支递给他。“哟,黄鹤楼。”他笑着说,好像不知道我被他带偏的香烟口味。

吴邪居然是用火柴点烟的,我有点想笑,从善如流地又摸出打火机来。

他心满意足地把烟叼在嘴里,很享受的样子。

“一会儿张大神看见有两根烟头你怎么解释?”

吴邪微微偏过头,很随便地把我送出去当挡箭牌:“到时候就说是你抽的。”

我转过脸去翻白眼,妈的,那位可是连让你闻点烟味都不肯的人。

“过生日为什么不请我?”话一出口我就感觉到这话醋味大得不行,又有点暴露我“你不喊我我就不去”的心思,不过我在吴邪心目中也一直都是这种想要装b却次次失败的形象,再加深一点说不定还能让他印象深刻。

“怕你嫌弃我老。”吴邪专心享受他的烟,说出一个我一听就知道是他临时编出来的理由。

“那过年就不老了?”我怼他。

“因为过年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送你东西。”

吴邪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一把钥匙,塞到我手里。我问他是啥,他说是雨村大门的钥匙。

“以后常来。”他对我说。

我不由自主地攥紧手里的钥匙,我好像又一次掉进了吴邪的温柔乡。钥匙小小的,有点旧,被吴邪的体温捂热的它好像要灼伤我冰凉的手指。

我不想去管地上被吴邪扔掉的烟头,那是我一个人的时候干的事情,现在我有吴邪了。

后来我俩又把微信加回来了,我刚回房间就看到吴邪的消息:“黎簇,新年快乐❤️❤️❤️”

我看着那三个爱心傻笑了很长时间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就是个活脱脱的傻b。


点个小红心再走吧❤️

我与你   生死里交替沉浮

你的身影也永远在我的脑海里浮浮沉沉,无法脱出。

迷局

末日au,大概就是有会变化外貌的怪物?

具体设定见@JASPER,看不懂也没关系,因为我基本上没有用具体设定哈哈哈

非常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打游戏时间为我码字!!!

(注:这就是《迷迭香》那篇里我说的那个被秦昊帅到的圈外好友,以及千万不要相信她学习好差之类的鬼话)


那些怪物越来越聪明了。

我这样想着,把溅到手上的黏液抹在树皮上。它们学会了像正常人一样戒备他人,假装怀疑他人,使其放下戒心,再一击致命。

弹药还算充足,好在来杭州之前把盘口里的枪都带上了。我抬头看天,没有云,但是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天在动,旋转着,旋转着,让人恶心想吐。

我随便找了一处坐下,开了个罐头,口感很差,但有的吃就不错了。

天边摇摇晃晃地走来一个人,我定睛一看,是吴邪。

我没动,就等着他自己走到我面前。

“你腿怎么回事?”我问。我知道眼前的这个吴邪一定是假的,但是我还是想和他说两句,好像这样就能拼凑出远在天边的真实的吴邪。

“跑的时候磕的,差点就死了。”

“它变成谁了?胖爷还是张大神?”我默默地数着,第十八个假吴邪。

“是你。”他笑着,还是那么好看。

好了,对话再进行下去就失去意义了。

我举起枪,在它慌张的眼神里扣下扳机。

它倒下去,身体慢慢变成黑蓝色的黏液。

啧,和真的吴邪一样恶心。

我背起包,走向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吴山居。

拐过几个弯,我看见躺在地上已经腐烂的吴邪,额上一个弹孔。苍蝇嗡嗡地叫着,啃食着尸体。

“吴邪,你爱我吗?”

“我当然爱你。”

“砰”

“吴邪?!......吴邪!!!......”

我亲手杀了我的爱人,只因他说爱我。

我苦笑着,“吴邪,我也爱你。”

就是说黎簇之前因为真吴邪说爱他而误以为真吴邪是假的,于是把它干掉了。然后发现尸体没有变成黏液后反应过来自己把真的误杀了。

线索提供:

1.看一眼就知道天边走过来的那个吴邪是假的

2.“远在天边的真实的吴邪”

3.对话进行到一半就失去了意义

4.“和真的吴邪一样恶心”真的吴邪已经烂了。


点个小红心再走吧❤️